突出定向服务于吉林省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协会的会员企业!          今天是 2019年05月25日 星期六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中心新闻
中心新闻
金立破产清算进行时 17家银行87亿债务何解?
发布者:吉林省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协会专家服务平台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20日    浏览量:70

刘德华、冯小刚、刘涛、余文乐……这些大腕都曾是同一个品牌——深圳市金立通讯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立”)的代言人。而如今,这个昔日国产手机界的“翘楚”正在进行破产清算。

4月初,金立破产清算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取了数份该会议相关文件,据其中一份《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债权表》(以下简称“《债权表》”)显示,截至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已认定金立债权总额约为173.6亿元。其中,86.82亿元是银行欠款。

而据另一份文件——《财产状况初步调查报告》显示,金立目前的主要财产包括货币资金、存货、对外投资股权等几大项。截至2018年底,金立资产账面总额约为85.38亿元,而清查后的资产总额仅约为38.4亿元。

173.6亿元、38.4亿元,两个数字相差甚远,金立资不抵债已是必然。但记者获悉,有人正在接洽重整,这意味着金立的命运或有变数。

87亿银行债务

究竟都有哪些机构卷入了金立破产“旋涡”?

经记者梳理,共有17家银行位列《债权表》上。据统计,17家银行的债权认定总额为86.82亿元,约占金立债务总额的一半。债权金额超过2亿元的银行包括:广东南粤银行、平安银行深圳分行、建设银行深圳分行、民生银行深圳分行、包商银行深圳分行、宁波银行深圳分行、中信银行深圳分行、北京银行深圳分行、中国银行深圳高新区支行、珠海华润银行、华夏银行深圳科技园支行、广东华兴银行深圳分行、兴业银行深圳高新区支行、恒生银行。

平安银行方面回复称:“我行对金立债权具有足值抵押,风险基本可控。我行正积极配合相关单位,依法对金立进行重整。”

记者注意到,除了17家银行之外,《债权表》中金融机构还另有12家:华林证券、首创证券、天风证券山西证券、银泰证券、江苏国际信托、中海信托、深圳市万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广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出口公司信用保险公司、博时基金、天弘基金。其中,江苏国际信托认定债权金额较大,为10.5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金立是广东南粤银行的股东。2017年6月,金立出手12.18亿元收购了广东南粤银行9.3%的股权。另外,金立还拥有微众银行3%的股份。陷入资金危局时,金立创始人刘立荣曾表示可出售微众银行股份回笼资金,但他的这一说法并未实现。目前,金立所持有的上述两家银行股份均被冻结。

2018年5月8日,广东华兴银行深圳分行以金立不能清偿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在之后的听证会上,该行人士表示,截至2018年11月20日,金立对其未清偿的债权金额(本金和利息)总计约2.67亿元。

彼时,金立已“一无所有”。据法院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10日,金立涉及数百宗民商事诉讼、仲裁和执行案件,金立名下部分资产已设定抵押和质押,全部资产均已被多轮保全查封。在(2018)粤03执1649号执行案件中,金立作为被执行人已无可供执行的财产。

2018年12月10日,法院受理了广东华兴银行深圳分行对金立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并指定深圳市正源清算事务有限公司,及深圳市中天正清算事务有限公司为金立管理人。至此,金立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中天正清算事务有限公司相关人员告诉记者:“目前,金立具体的分钱方案还没有确定。”

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目前债权银行中,“有的银行是支持清算的”。

北京市律师协会并购重组与不良资产处置委员会委员张学增律师表示,一般情况下,假设企业还有库存或者具备经营能力,银行是不会轻易走申请清算这一步的。如果银行申请清算,说明企业基本已无回天之力。“有时候银行申请清算也没打算能要回钱,只是要一个裁定书,尽快将相关事宜完结。”

挣扎未果

金立并非没有挣扎过。

记者获取的《管理人阶段性工作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3月21日,管理人从金立接管了751份在境内签署的合同,这些合同均在破产申请受理前成立,且合同双方均未履行完毕。

其中有6份合同引人注意,这6份合同均与中介机构为金立破产重整提供服务相关。报告显示,因金立尚未转入重整程序,且合同金额巨大,管理人将在征求各方调整合同事项等意见后作出清理意见。

上述6份合同印证了金立寻求转机的一步。实际上,在步入危局之后,刘立荣曾一度谋求自救,但终未成功。2016年10月28日,金立曾发行规模为10亿元的“16金立债”。根据债券发行人的财务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底和2017年6月末,金立的营收分别为271.69亿元、150.9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3.32亿元、7.60亿元。

但2017年末,金立的资金危机突然暴露出来。欧菲科技(002456.SZ)2018年2月7日发布公告,称其对金立的应收账款余额为6.26亿元,因金立资金链紧张,导致欧菲科技的应收账款已逾期两个月以上,因此欧菲科技自2017年11月以来已停止对金立发货,而金立声称短期没有还款计划。欧菲科技对金立应收账款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包括查封金立在微众银行、南粤银行的股权,查封刘立荣持有的金立股权等。

短短半年,金立怎么就陷入了困境?

实际上,金立已亏损多年。刘立荣在2018年末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亿元;到2016年和2017年,每个月亏损不低于2亿元。从2013年开始以来就一直亏损,费用大,产出不大,持续负现金流,一直在通过银行输血。

当然,也有人将刘立荣赌博归结为金立倒下的影响因素之一,并指出刘立荣曾输了上百亿元。刘立荣公开否认了这一说法,表示赌博仅输了“十几个亿”,并称:“我创办金立16年,在公司一直是绝对的权威,我个人没有其他收入,难免在生活上有些公私不分、借用公司资金的行为。”

记者获取的一份《关于强烈要求查清金立资产并追究相关人员刑事责任的意见函》显示,有债权人认为刘立荣存在挪用、占用金立资金的行为,应对刘立荣以涉嫌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予以立案查处。另一位接受采访的债权人张亮(化名)告诉记者,据说刘立荣跑到了香港。

不论怎样,刘立荣的确曾争取自救。2018年初,刘立荣公开表示,金立将分三个步骤来解决资金链问题:“第一,引入合作伙伴,确保生产与销售,市场在就有未来;第二,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增加公信力;第三,出售资产偿债,获取债权人支持。”

金立开始断臂求生。2018年4月2日,金立智能手机官方微博发布《关于金立工业园目前的一些情况说明》,表示金立采取裁员降费用、引资保生产的方案,对金立工业园的部分员工通过协商解除劳动合同。未来,金立工业园将保留50%左右的员工继续生产。

与此同时,金立曾多次传出重组消息,金立方面对外表示有望引入国资背景企业接盘,但最终并未实现。

这期间,供应商讨债、诉讼不断让金立不得喘息,另一件事更是让其雪上加霜。金立在2016年10月发行的“16金立债”是3(2+1)年期,即如果2018年10月债权方选择不回售,金立的账期将会再延长一年。对于当时已经资金紧张的金立来说,这一年延长期极其宝贵。但据媒体报道,工商银行、平安银行等债权人并未等待,选择在2018年回售。

最终,金立还是进入了破产清算。2019年4月9日,金立手机官网已无法打开。4月14日,记者发现金立官网恢复正常,但其官网首页所展示的明星产品——金立M7、金立S10,及金立S10C、金立F6等型号手机均显示下架,无法购买。与此同时,天猫及京东也不再能找到金立旗舰店的身影。

一位债权人给了记者一个尾号为6666的电话,称其是刘立荣的号码。记者拨通后,对面直接传来人工播报——“您所拨打的客户已启用来电提醒功能,您的来电信息,我们会以短信信息通知对方,感谢您的来电,请挂机。”

或有变数?

记者获得的《管理人阶段性工作报告》显示,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后,管理人将研究推动金立关联公司合并破产、破产清算转重整。

该报告显示,金立自进入程序伊始,不断有债权人来电、来访,了解深圳市金立科技有限公司、东莞市金铭电子有限公司、东莞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何时推进破产程序,是否合并重整等各类问题。管理人对此予以了高度重视,安排专门人手设置了重整事务部,在案件进行的前期,除了完成常规的清算工作,对关联公司的资产负债情况、金立及下属子公司的混同状况等进行了初步调查。下一步,管理人将结合负债情况的梳理、财产情况的明晰,以及审计清查结论的出具等工作情况,积极推动下属子公司合并进入破产程序、破产清算转重整等事项。另外,管理人表示将继续进行债权审核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资产审计的过程中,管理人发现了一些问题。

记者获得的《财产状况初步调查报告》显示,管理人指出:“由于金立公司的部分财务凭证缺失,且金立公司关于各项应收款、待处置财产损益等事项情况复杂,数量庞大,其财务数据的准确情况有赖于下一阶段的补充收集资料、询证以及核对工作。”

对此,有债权人表示,金立作为一家创办时间超过15年的大型企业,必然有完整的财务账册管理体系,怎么会在面临破产时突发财务账册丢失,并导致金立资产负债状况成谜?

实际上,对于目前的结果,部分债权人并不满意。记者了解到,4月14日,一些债权人联合起来,找律师拟好了一份函件——《关于强烈要求查清金立资产并追究相关人员刑事责任的意见函》。这份函件指出,金立存在恶意转移名下资产等问题。

“我们会在这个函件上签字,然后去请愿,就算破产清算,我们也希望先把这些问题解决,这样我们可能会多得一点赔偿。”张亮说。

记者将债权人部分疑问与金立公关确认,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平安银行方面在回复记者时称,正在配合相关单位,依法对金立进行重整。另一位知情者也告诉记者,有人在接洽,表示想进行重整,但是未来能不能实现还不好说,现在刚刚开始初步接触。

张学增告诉记者,如果法院受理了破产清算申请,那么企业就已经在破产清算的程序上了。当然,清算中途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转为重整。一般来说,接盘者可能是看中了破产企业的优质资产,例如所持相关牌照、营销渠道等。但是,只有重整方案被债权人通过方能真正转为重整。按照要求,同意该方案的债权人所持有的债权金额需达到总债权额的2/3以上。重整成功,企业会继续经营,名称可能更换。

若是重整,企业的债务会如何处理?张学增表示,双方会达成一个相关协议,一般会将债务打一个折扣处理。当然,也存在债转股、延长期限等方式。

张学增指出,实际上,中国企业破产清算转重整的成功案例并不多,因为中国的市场环境与国外不同。举个例子,中国大多数企业是进入了ICU,靠呼吸机活着的时候才想到重整,而国外发达国家大多数企业是刚发烧就重整了,国外的破产制度要比我国实行得早,也更规范。

(来源于中国经营报   编辑:朱紫云 校对:颜京宁)